kkw_2013

鹿頸之雨- 寫生人數破紀錄

f_kkw_1-11
一次數十人一同在"鹿頸"寫生,大家興高采列到處找題材之際,突然如下起雨來。

眾畫友爭相走避,我走到村子的祠堂,進門一看,多個畫友已在開始作畫,我走到供桌側畫向門口,這張畫左起為陳玉娟,黃永暢,姜榮釗。

近門那個大塊頭是林建,他比我年長,但他卻是我的小師弟。(註一)

他是寫生狂熱者,有次他問我怎樣才算是畫家? 我說近年香港傳統西洋畫逐漸沒落,你每年出外寫生25次,該是一位畫家了。

星期日他風雨不改,每年當然不止25次,為了對他打氣,雨天時我一定應約和地一同寫生,我們一起渡過很多個風風雨雨的星期天。

這次他畫了張好畫(下圖)。

kkw_sl-14
祠堂-林建作

(註一) 林建是我1984年在香港美術會認識的,當時曾問他曾在什麼地方學畫的,他答我是黃潮寬學生,我當時有點愕然,因為說曾隨老師的很多,有些是香港美專學生,有些是嶺海藝專學生,因為老師曾在上述二校任教。其實老師學生不多,早期在談浩文師兄家中授課時有過兩個女學生,後期也在學友社星期六上課,但我是星期三上課 ,所以連名字也不知外,其他的我都認識。

我和亞彭是1960年末開始,之前有胡保存,之後加進周克毅,司徒金耀,王子分,冼卓舫,1969-70我籌備成家暫停上課,但聽亞彭說新來的還有還有曾志源(曾志鎏胞弟)還有一個姓林,畫箱有多把畫刀(該曾隨李流丹習畫,因為他不用調色刀,他的刀形狀像普通的刮刀但長一些,是一條軟鋼片),亞彭說倒像武俠小說的暗器,背後叫他飛刀林1985-1989我和他及本網網主每月辦一次租用旅遊車寫生,每車可容納五十多人每人收十塊,不夠的由我們三人包帳,

kkw_1989-1

 
但從未虧本,第一張畫 “雲影" 那一次是租用兩輛旅遊車,超過一百人,是香港一個紀錄呢, 不過去年聽說他已仙遊,回想往日一同寫生的事,真是恍如一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