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海鷹

懷緬陳海鷹校長 《懷念》胡新

最後一次見到陳海鷹老師是在1953年(六十多年前)。經過了大半個世紀,可是腦袋裡還是常常浮出陳海鷹老師的印象。

雖然我跟隨陳老師的時間並不長,而且是在很久之前。但是陳老師的教誨,對我後來的藝術觀察力和熱愛祖國文化有很深的影響。

記得還是「香港美術院」(香港美術專科學校的前身)時,陳海鷹老師從內地帶回來幾張齊白石親筆的畫。他用了這些白石老人的畫來給我們講解中國水墨畫的創作原理和要點。上過這課之後,大大的提高了我對中國畫的認識,一生受用不盡。同期還令我懷念的是雷雨老師和羅拔老師,如果他們還健在的話,祝福他們平安健康。

美國三藩市 胡新 謹記
2015年5月11日

 

我的名字是胡新,1951和1952年代時,曾在「香港美術院」跟隨陳海鷹先生學習,1953年赴美國定居,就一直沒有和香港各位聯絡。十一月到香港旅遊,十分驚喜的看見了「香港美專」仍然存在,可惜聽到陳海鷹先生已經不在,惋痛不已。

手頭上還存有一些當年香港美術院的小照片,就掃描了幾張並且用數碼相片處理,因為原來的相片太小,做出來的效果並不太好,但是這些都是六十多年前的紀錄,對紀念陳海鷹先生,是有一定的價值。

陳海鷹先生1952年領我們出外寫生時的獨照。
陳海鷹先生1952年領我們出外寫生時的獨照。

陳先生(後左3)和部份學生合照,後左2是老師雷雨先生,前右1是老師羅拔先生,後左1是本人(胡新)。
陳先生(後左3)和部份學生合照,後左2是老師雷雨先生,前右1是老師羅拔先生,後左1是本人(胡新)。

出外寫生時陳先生指導我們作小組討論,請注意陳先生坐在我們學生的圈外,讓我們自由發揮。在陳先生右2是本人。
出外寫生時陳先生指導我們作小組討論,請注意陳先生坐在我們學生的圈外,讓我們自由發揮。在陳先生右2是本人。

雷雨先生在樹上刻的《香港美術院》字樣,前右1是雷雨先生,在樹右的是本人。
雷雨先生在樹上刻的《香港美術院》字樣,前右1是雷雨先生,在樹右的是本人。


第一次遷校址時在天臺合照,前左1是江啓明同學,前右4是陳先生,前右3是羅拔先生,後右1是雷雨先生,後右3是本人,歐陽乃沾也應在場,可是我認不出是哪一位了!

第一次遷校址時在天臺合照,前左1是江啓明同學,前右4是陳先生,前右3是羅拔先生,後右1是雷雨先生,後右3是本人,歐陽乃沾也應在場,可是我認不出是哪一位了!


仝相片5,就是大家轉換了位置和姿勢。

仝相片5,就是大家轉換了位置和姿勢。

1952年擴校開學遊藝晚會,本人演奏小提琴助興。
1952年擴校開學遊藝晚會,本人演奏小提琴助興。

1952年擴校開學式,全體師生來賓合照
1952年擴校開學式,全體師生來賓合照,前左5是攝影家陳跡先生,前左1是本人,二排左1是老師羅拔先生,二排右4是陳海鷹先生,二排右2是萬古蟾先生(中國第一部動畫片『西遊記』製作人之一)三排左3是長城電影公司一位著名的演員,我現在忘了他的名字,四排右1是江啓明同學。

難得香港美專存在了六十多年,我覺得我僥倖的保存了這些相片,真有其價值。尚有其他多張,等待掃描後再付上,以供美專各位覽賞。事隔多年,感矚良多,以前是十來歲的青年,現在已是82歲的老頭。希望以後有機會到香港再上美專一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