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海鷹

懷緬陳海鷹校長 《畫壇教父》龐日昌

清末時期,李鐵夫師祖遠涉重洋為學藝,在他鄉(美國)遇上孫中山先生,藏於心中的熱血被孫先生的革命思想燃點,從此追隨左右。李師祖傾盡所有,包括獲獎畫作得來的獎金全數捐贈孫先生,這段事蹟我有幸從老表口中得知,後來也得到李鐵夫師祖與校長證實一切。老表在土瓜灣紅樓酒家工作,陳校長經常往該酒家與他的老師飲茶聊天,話題常圍繞國事、社會現況、藝壇、和創作,兩師徒相依為命,陳校長都侍候老師左右,從不間斷,直至李鐵夫體弱因病回國。

繼承李師祖的愛國熱情,自50年代起,每年的國慶,校長都被推選作“港九各界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的美術宣傳部主任。美專同學們也會在他領導下四處奔跑,繪製大幅拼圖牌匾,甚為忙碌。

六七十年代期間,我在晶報及正午報工作,當時曾在美專的灣仔分校就讀,記得當年的一班小伙子,如:又是同事又是同學的麥少峰、劉超賢等、還有同期的同學王創華、梁郁鴻、江紹概…等,轉眼大家已屆年過七十、頭髮斑白了。

陳校長長期受老師的薰陶

校長在老師的耳濡目染下,耳聞外面世界的藝術已蓬勃, 要與西方藝術家爭霸的念頭很早在內心生根,因目標遙遠艱辛老師以鋼鐵般的意志,克服每股難關。他定意不是自己個人進軍國際,而是一班中國人,一班能與西方看齊的中國藝術家;他鼓勵、訓練身邊的學生,為我們鋪 路,不斷呼喊“不要在香港爭英雄,卻要向世界爭冠軍”。難怪他敎育出香港首代的藝術界知人士,訓練出能為社會各行業重用的美術人,徒子徒孫多不勝數。我的老師陳校長是時代的帶領者,他是英雄,惜英雄已逝!

我的感想,盡在以下詩內:

畫壇教父有殊榮
迹光輝讃頌聲
宇環球桃李盛
揚顯耀鐵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