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海鷹

懷緬陳海鷹校長 《永遠是我的恩師》凌潔麟

今月正是我們尊敬的畫家陳海鷹校長逝世五周年紀念,我在百忙中抽一點時間寫下短短的感言。

陳海鷹校長一直都是我心中最敬重的校長,他對學生繪畫技術的要求很嚴格,對我這個聽障學生也不例外,他始終沒有因爲我聽障而降低對我繪畫技術的要求。

有一件事我記得很深,就是我和幾個同學合作,打算畫一幅大型創作畫,我畫了很多張草稿給校長看,他都指點說構圖和透視都有問題,我修改了很多次,仍未能通過…。最後沒能畫成創作畫,有點失望。畢業離校後,我便赴巴黎大學讀藝術系,多次往美術館細心觀察寫實派畫家的作品,尤其是構圖和透視,回頭看看自己那多張校長指點過的草稿,這時才看到我當時看不到的問題所在,明白校長當時是為我好,不讓我存僥倖心理而通過,完成有問題的創作畫。

現在想起來,我內心真的感謝他,但十分遺憾當時沒有堅持跟他繼續深造。

無論如何,他永遠是我的恩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