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海鷹

懷緬陳海鷹校長 《一位寬厚大度的學者》錢家建

我與陳校長相識有十多年,他是我其中一位〈尊貴客戸〉的客人,但校長從不因此而主動要求給予優先或優惠服務;反之,每次見我們繁忙時,他都會坐在一旁,讓其他客人先完成交易,他才辦理自己的事務。見微知著,校長是一位謙讓和懂得體諒別人的長輩,值得我們學習和敬重。

校長生活體驗豐富,對藝術教育有自己的理念和堅持,對近代的藝術發展和人物有深厚的認識,與現今很多有名的藝術家和文化界人士都是相交。校長亦從不吝嗇與人分享他在藝術、藝術培育和發展的經驗和見解。我很幸運能常常能與陳校長午膳,聽他一席話,使我獲益良多,對藝術一竅不通的我也學了點皮毛。校長常說,畫畫必定先從基本功學起,基礎紮實穩固才能自由發揮,創造自己的風格。其實做人做事與畫畫的道理一樣,所謂萬丈高樓從地起,不可以急功近利。在我心目中,校長是一位寛厚大度的學者。

校長在藝術教育方面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不用我這個門外漢多說。我想趁此機會,藉著一件事情,讓我們瞭解校長的另一面:

認識陳校長的人都知道,他與太太一向都是出雙入對,形影不離的。記得多年前的某一天,大約是下午五時許,銀行將快關門前,校長獨自前來找我,神情顯得很憂心和焦慮,原因是太太不知所蹤,她一早外出,至今未返,電話又聯絡不上,因從未發生過這樣的情況,故他很是擔心,不知如何是好。最後我陪同校長乘計程車往警處求助。當正在向警員錄取囗供時,校長接到太太已返家的電話通知,見他如釋重負,欣喜非常,開始展露笑容。其實當時才六時許,天仍亮著。由此可見,校長緊張和愛惜他太太的程度比我們看到的更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