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校長、師母攝於九龍彌敦道平安酒家

懷緬陳海鷹校長 《打出真功夫》李永安

早前家母離世,不能及時在五月中與一衆校友師輩一同撰寫文稿記念恩師陳海鷹校長離世五周年紀念,飲水思源,雖然遲了一點,也不能給自己藉口不參與其中。
與老師於約翰.沙金作品前留影
與老師於約翰.沙金作品前留影

那是1975年中的暑假,經遠親楊林老師帶我到灣仔海鷹校長家中拜訪求學。當年美專並沒有正式的兒童繪畫班設立,海鷹校長開初跟我說最好過多兩年才來報讀正規素描會更適合,但我還是要到彌敦道的院校參觀看看。當我踏進美專參觀那些學員作品時,那些成人班的傳統石膏和靜物素描習作,開了我的眼界,令我著迷得不得了。當下我跟自己說:我才不要去那些兒童班,學那些兒童畫那麼幼稚呢!原本楊林老師還要帶我到另一所藝專參觀都沒有去了。我就立意要儕身當中與其他哥哥姐姐一起習畫。陳校長當時還笑言我立意“打真軍”。沒想到一進美專便讀上了四個多年頭,在這近五個年頭中的基本功訓練卻使我一生受用至今。感謝當年各位美專老師的素描、速寫和水彩訓練,及後的木炭素描和油畫更是由陳校長親自執掌教鞭。

在校年代,我們每個學生對學校都有不同意見也許有其原因。當我回望這些日子,我曾與一位同窗分享我自己的體驗。我們離開美專的時候並不是身懷絕技,而是有一個相當不錯的根基可以讓我們去承接日後更高的美學世界。沒有這些根基,日後無論有多幸運遇上其他大師學藝,都會因自己根基薄弱而受惠不大,相反卻是如魚得水。是同枱食飯,各自修行。

也曾有一段時間我們都在懷疑於美專所學的傳統石膏素描、靜物,是否已經過時。那個時候,香港的一些專上學院和設計院校的素描習作都在崇尚西方的新一派都不在寫生學習繪畫,而是教授一些表達概念性的素描功課… 那時我和其他同學確有相當的迷失和衝擊,但慶幸我還是堅持下去選擇學這最老套的一套。來到美國經年,很多時候都會去人像畫會寫生,也經常會有人好奇地問我的底子在那裏學,我都十分自豪地告訴人家我是香港製造,來自香港美專。過去至少有兩位同在畫會中寫人像的懊惱畫友,曾主動向我申訴他們在美國習畫經年,都還在掙扎基本的繪畫比例難題。其中一位朋友原來是在一間美國著名設計學院供讀,並拿取了藝術碩士學位多年的同好,他向我訴苦他的學院從來沒有很好的基礎繪畫訓練,都是典型七十年代的美國當代概念主義、抽象主義和自我表現的流派,令他學藝經年還是畫虎不成。也有的在藝術職場上失意退而求其次打算重返校園再讀碩士課程,只是… 其拿取碩士學位的目的,卻是為了可以到大學系統裡申請教職為其另一出路的大有人在。當我回想他們的申訴時,我才恍然大悟。慶幸我在七十年代於東方的另一端香港,因其藝術發展的客觀條件沒有像西方般走得那麼前衛,也有另外的客觀因素從國內流入香港的蘇聯學院體系,成為當年亞洲寫實藝術教育發展的主要藍本,在西方被拼棄的寫實傳統卻在東方找到紮根之地。我就是因此時勢地利的緣故而受惠,可以在最不起眼、也不大知名的香港美術專科學校學習到最老套的西歐傳統基本功原來是這麼有用!原來,能令一己儕身專業的藝術事業行列中的,並非是很多人所以為靠的是一紙名校證書和學位,能夠精於提煉自己打過嚴峻木人巷的,無論臂上有沒有在鼎上烙上青龍白虎印記,是否方世玉與洪熙官般聲名顯赫,能夠打出真功夫的,才是武林中的精武藝者。

師承對我的定義,並不單在狹意中指跟隨的個別老師技法,更闊的是指所追隨學習的方向和選取被薰陶的作品質素和流派。這方面我對海鷹老師與母校的教學方向的執著是十分尊敬的!陳校長在教學中的原則上是非常固執強烈,在藝術要求事上從不和理非非。當年七十年代正值香港行貨油畫行業頂盛年代,有不少師兄師姐都會因賺快錢和生活需要而投身行貨油畫當中,老師會毫不客氣地責悔學生畫行貨的!他會從一個真正的藝術家觀點出發,並期望其學生學得正途而直言指出畫行貨的弊端,言中帶出畫慣行貨的會對其藝術品味、用色和用筆上都會沾上壞習慣。囑咐學生寧可找其他工作都不要畫行貨學壞手。這樣強烈的表述立場,可以想像當時確有不少投身行貨行業中的人士異議和不滿。我相信這是一個負責任的教師的鮮明教學立埸,是當今社會難有的藝術教師節亮風骨!

95年回港返母校拜訪校長,師母、校長即時拿出他早前在臺灣省立博物館為他舉辦的回顧展畫冊,要在冊上給我題字留念。題款前他特別語重深長向我解釋為何他要以“永安學棣”相稱而不選用“同學”字眼。我相信除了在文筆用詞上更為文學工整外,他更刻意要我明白他的心意。這點我一直記於心中。

恩師的固執還有可愛的一面。2000年初老師和師母與女兒念潮來到美國三藩市遊玩,我和家人從羅省到三藩市與他們相聚並駕車與老師一家到不同的博物館欣賞名畫。來到舊金山,當然少不了要到世界聞名的金門橋遊覧。我拿著相機著老師與金門橋的建築師雕像前留影,老師一口拒絕地說:“我怎能與這個不合乎人體比例、面目呆滯不達藝術水平的雕像拍照?人家看了會說我陳某為什麼這樣沒有品味要求?”藝術家的頑固執著,只有搞藝術的人才會明白!

學生 李永安 二零一五年六月七日筆於羅省

95年回港探訪老師合照留念
95年回港探訪老師合照留念

與校長、師母攝於九龍彌敦道平安酒家
與校長、師母攝於九龍彌敦道平安酒家

2000年 陳海鷹老師伉儷留影於三藩市金門公園內
2000年 陳海鷹老師伉儷留影於三藩市金門公園內

老師風釆
老師風釆

與老師、師母留影於三藩市金門公園
與老師、師母留影於三藩市金門公園

於三藩市金門公園內的 The Legion of Honor 博物館前
於三藩市金門公園內的 The Legion of Honor 博物館前

老師面授機宜
老師面授機宜

學生時代在課堂結束前半小時都是練習速寫時段,同學們互相輪流做模特兒彼此互畫。這天校長即興要做我們的模特兒,因此當時有幸寫生老師肖像
學生時代在課堂結束前半小時都是練習速寫時段,同學們互相輪流做模特兒彼此互畫。這天校長即興要做我們的模特兒,因此當時有幸寫生老師肖像

當年在校內鍛鍊速寫,老師是我愛畫的對象
當年在校內鍛鍊速寫,老師是我愛畫的對象

校長修改同學作品時的英姿
校長修改同學作品時的英姿

老師的回顧展畫集
老師的回顧展畫集

老師墨寶,珍而重之
老師墨寶,珍而重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