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新明照片

我藝術人生的故事

畫家,藝術人生的背後,每人總有一些令人動聽的故事。小學至中學,讀書期間,我都是學校壁報美術版的負責人。幼年起便喜歡畫畫,我人生的理想是當一位畫家。但小學至中學,學業成績優異,為著不違背父母的心願,中學畢業後我只好報考理工科。因於遇上文化大革命而荒廢學業,為著無白了少年頭,便拿起畫筆自學畫畫。七十年代初,我曾投考廣州美術學院油畫系,在海南考區的地區招生,我的成績雖然優異,但因於文革期間,我有海外關系而名落孫山。

一九七三年我移民香港。自來港後,我還是想進美術學院實現我學畫的心願。一直等到一九八五年,我才有機會到浙江美術學院(現中國美院)進修油畫。在學畫期間,當我走進美院中心走廊和會客廳,那顯眼的位置,都掛上胡善余老師的靜物油畫作品。老師的油畫色彩豐富,色調雅致,美如璞玉,且獨具一格。因此,受到大家的喜愛,得到大家的贊賞。

當年,老師已退休,他再沒有到課室指導學生畫油畫,但經常有學生去拜訪他,向他請教油畫的知識。星期天,我沒有油畫課,班上的同學帶我參觀老師設在家裡的畫室,在老師熱情的接待下,令人感到賓至如歸,我們無拘無束細心地欣賞老師的油畫作品。有時候老師也會抽時間到課室巡視,觀看我們畫畫。此後,我也有更多機會接觸和親近老師。

老師家裡的畫室,總是人來人往,座無虛設,常見學生認真地臨摹他的靜物油畫作品,當中有些學生甚至來自祖國遙遠的南北方。我得到老師的允許,每逢星期天都跟他學習油畫。也常與老師商量,邀請其也同學當模特兒,我與老師在家裡一起作畫。老師的家人、師母、女兒及女婿,也在旁邊看我們畫畫。回憶這段畫畫日子,我過得很充實,很享受。大約半年多,有一天,老師認真嚴肅地對我說:「阿王,我的學生雖然很多,但我從沒有收過入室弟子,我準備收你為我的入室弟子。」當時,我感到驚訝和激動,令我喜出望外。過幾天,老師約我到他家裡吃晚飯,老師與師母都是廣東人。當天,我記得師母和他的女兒,在廚房里忙個不停,桌子上放滿了大約十一碟美食。那時候,生活在物質缺乏的年代,老師每月工資不多,盡管我明白老師與家人的一片心意,但想起來心里十分過意不去。

晚飯後,老師擕著我的手,與師母從飯廰走過隔壁門口。在他的畫室裡,老師指著掛在牆上一幅靜物油畫作品《桃與壺》。老師說:「這幅畫是我比較喜歡的作品,共有三幅,一幅國家美術館收藏,一幅我自己留下,這幅我依照原作臨下來給你留念。」師母接著說:「全山石老師當年留學俄羅斯,曾把這幅畫帶去,俄羅斯教授給予很高的評價。」聽了師母與老師這番話之後,令我十分感動,但當時的我對自己學習油畫仍然缺乏自信,接著我對老師說:「我這樣畫下去,5年後能作出一點成績嗎?」老師說:「只要你能像現在這樣努力用功,好好地畫,別說5年,我估計3年後你即可見到成績。」現在想起來,畫畫真艱難,三十載都已不知不覺中過去,老師也去世了!但還逹不到自己理想中的成績。我有負於胡善余老師對我的一番期望,愧為老師的入室弟子!

想當年,我初到中國美術學院,由於學院沒有足夠的課室,我們油畫系進修班八位學員,只能分散到油畫系各班級與學生一起學習油畫。大約一個月後,因於多種原因,我學畫的情緒仍然低落,心裡總是悶悶不樂。有一天,我獨自到油畫畢業班,參觀學生們的課堂習作,順便與他們聊天。想不到他們告訴我一個好消息:「胡振宇老師赴歐洲學成即將歸來,他是中國美院油畫系最優秀的教授之一,無論是油畫技法,素描造型,色彩研究,其極高的藝術造詣令人佩服,胡振宇老師還來我學習的油畫班任教。」得知這消息後,令我興奮和激動,感到非常快樂。良師出高徒,學畫,最重要是有良師指導。

胡振宇老師是位可親,可近,可敬的好老師。他指導我畫素描人物肖像,素描男人體和女人體,油畫人物肖像,油畫男人體和女人體。油畫系各班級,我都得到多位教授的允許,跟他們學習油畫,但跟胡振宇老師學習油畫的時間最多。老師指導我們畫習作時,對色彩的要求非常嚴格,也令我印象最深。往往模特兒的姿態雖然擺好了,但襯托模特兒後面那一幅布的色調,老師總是換過又換,一定要逹到最好的感覺,老師才肯作出最後的決定。因為,背景那一幅布的色調與模特兒服裝的色彩協調關系對了,只要基本功好,完成後的作品,不但覺得色調美,空間好,既有油畫味,又有真實美。記得老師指導我第一幅女青年油畫肖像,當我畫到臉部的時候,按自己的感覺色彩已經比較滿意,但老師說:「色彩焦」,我改了好幾次,「還是焦」,當時我無從入手,幾乎沒信心再畫下去!在老師的嚴格指導下,我對色彩的運用逐漸有了新的認識,取得了進一步的理解。學期快將結束了,想不到,老師竟然帶我參觀他的私人畫室,老師毫無架子,他把作品一幅幅地擺放好,給我一次美的享受。老師沒自誇自己的作品好,作品美,還問我看後感覺怎樣,並叫我給他的畫作提意見,當時,實在讓我感到驚訝!

回港後,為著增長油畫各方面的知識,我主動寫信向老師請教,二十多年來,老師不厭其煩,常在百忙中抽出時間給我回信。我有時也為新作拍照寄給老師提意見。一九九二年我出版油畫集,二零一零年再次出版油畫集,老師都樂意和及時為我的油畫集寫序,寫文章,在序文中指引我創作的路向……文章中,對我的作品給予鼓勵和贊美,具體深入分析和評論。在我的藝術人生中,老師與我,始終保持著亦師亦友,對我的關照,教導和幫助。像電影中的片段,永遠閃耀在我的腦海裡。

老師不但是一位優秀的教授,更是一位優秀的畫家。退休後,他每年都到西歐各地寫生,並把這些風景畫,集成日曆式畫冊。每年他都給我寄來日曆式畫冊。欣賞老師的風景畫,風格獨特,大氣豪放,格調高雅,筆觸與色彩飛舞,形式與格調交融。

老師每次出版油畫集,全山石老師都為他的畫集寫序,從序文中知道,老師是全山石老師最得意的學生,最感到自豪的學生。我曾收過老師送給我多本油畫集,二零一三年,我去杭州探望他,他又送給我一本很大和很厚的油畫集。當我高高興興打開油畫集,看見他簽上名字的上方竟然寫上:「新明:請提意見」啊!老師給我這麼大的面子,給我的鼓勵,讓我一生難忘。

我生活在香港,在祖國遙遠的南方。三十年前,已有幾位畫友,經常提起全山石老師的名字。他的繪畫藝術讓人感到自豪,素描和油畫技法精湛,油畫色彩精美。尤其他的人物畫生動傳神,筆觸飽滿,逸筆大氣。他的文章如行雲流水般生動,見解獨到,富有說服力和感染力。他學養深厚,理論著作甚豐,無不令人欽佩。由於我對老師的油畫藝術的崇拜,才有決心放下家庭,遙遙千里之程,從香港赴淅江美術學院(現中國美院)進修油畫。當時我是家裡的經濟支柱,家裡有妻子,女兒才讀小學一年級,兒子剛出生三個月。我赴中國美院的目的,當然想跟老師學習油畫。但老師指導油畫研究生班,當年,研究生班全國只錄取三名學生,全部經過嚴格的考試,或者還有多種原因,第一學期我沒有機會跟老師學畫。多年來沉積在心裡的學畫願望和美夢,已經化成泡影,受到巨大的打擊,那一段日子,我天天都感到悶悶不樂。到了第二學期,我終於鼓起勇氣,排除種種困難,當面向老師表逹了我來中國美院學畫的心跡。想不到竟然讓我喜出望外,得到老師的支持和鼓勵,同意我到研究生班跟他學習油畫。

在研究生班,老師指導我第一幅油畫女人體之前,我雖然跟多位教授畫過多幅女人體,男人體油畫習作。然而仍然記得,所畫之人體習作大部分都是依靠自己完成,有時候教授只在旁邊提意見。但是全山石老師指導我畫油畫人體的方法不同於其他教授。當我畫到中途,他即具體地指出錯誤。尤其色彩關係不對,如何影響到這幅畫完成後的整體感覺,如空間關係和立體效果等。藝高人膽大,老師從我手中接過一支大約三隻指頭那麼大的油畫筆,不但用這支筆修改畫中的其他部位,連拳頭大小的臉部的大部分都使用這支筆。沒有重複,筆筆準確,越深入,越像那位女模特兒。當時,令我感到驚訝和贊嘆。老師畫畫,形體準,色調美,行筆快,輕鬆自由,已爐火純青。看了老師修改我的油畫習作後,我有了深切的體會,引導我對油畫藝術有新的理解,並取得新的進步。學期快將結束了,我也準備回去香港。這次來中國美院,終於得到老師的指導我學習油畫,心理上已得到了滿足,並覺得不枉此行。有一天,老師約我到他家裡吃飯,當我走進他的家,看見餐桌上放的是麵包,我們中國人用餐,純吃麵包令我感到意外。記得用餐的時候,老師認真對我說:「王新明,如果你想留下來讀研究生,我覺得你的油畫成績還可以,但不清楚你的英語程度。假如需要進修英語,我可以給你介紹老師。」當時,我要是沒有家庭包袱多好!條件允許,有決心留下來跟老師學完研究生課程,那必定改寫我的藝術人生。

回港後,在艱苦的藝術歲月裡,常收到老師給我來信支持和鼓勵。大約九十年代初,他來香港,順便來探望我,我家在元朗,但當時從港島酒店來元朗除了交通十分不便,還要花一個多小時的車程,可是老師不畏勞苦,仍然要來看看我的家人,給我的拙作提出寶貴的意見。回憶當年在香港堅持藝術創作,我遇上困難,人生處於低潮。我毫不隠瞞的對老師說:「我想轉行」,老師嚴厲地回答我:「如果你轉行,以後我不會再來看你。」多年來,我心裡牢牢地記住老師這句話,支持我在藝術創作道路上走到現在。一九九七年,我再次在香港文化中心舉行個人油畫展。在國內及國外的朋友,收到我的請柬都是給我來信,但老師竟然發電報給我,支持我,給我精神上的鼓勵,令我激動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2010年,我再次出版油畫集,老師馬上答應給我寫序。2009年他有事來香港,老師從酒店給我打電話說:「寫序文先要看看我的油畫作品。」接著又說:「新明,這次給你帶來喜歡的禮物,電話中不會告訴你,見面後才讓你知道。」記得我在學院時,老師曾送給我一張人物頭像素描,數年後,他又送一幅有人物的風景油畫。老師的風景畫色調優美,有強烈的個人風格。當我走進老師所住的酒店房間,老師手中拿著一大包禮物,與師母笑咪咪地迎面向我走來。啊!是一批很珍貴而不同種類的油畫筆。老師說這些筆很好用,製造油畫筆商人完全依照老師的要求而改造的。收了老師的油畫筆,讓我感到意外的驚喜,我快將古稀之年了,現在還用著老師送來的畫筆畫畫,我永遠都不能忘記。

畫者手中的筆無疑是戰士手中的槍,我將緊緊地握住老師送給我的筆,奮戰此生,多畫出更美的作品。

王新明
2010年10月